中甲

出海固守本土海外家族信托中国水土不服镜像

2019-08-14 18:44: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本报记者 陈植 实习生 晶 香港、上海报道  每周报告

在这场休息间隙,不少富豪私下表示,负责海外家族资产管理的第三方机构是否值得信赖,同样是一个问题。

影视明星王宝强离婚案引发的财产分配纠纷,意外带火了海外家族信托。

10月13日,一场海外家族信托路演沙龙在香港举行,吸引了数十位中国境内企业家参与。据主办方透露,所邀请的国内企业家均身家过亿,其中不少人在他们机构的投资额高达数千万元。

在沙龙现场,这些富豪对海外家族信托与财富传承的诉求也千差万别。有位女富豪打算将上亿资产赠予自己女儿,却担心万一女儿离婚导致这笔财富被分割流失;另一位富豪鉴于父子之间存在某些矛盾,打算直接将个人财富传给孙子辈;还有数位富豪希望对子女成长有所鞭策,不愿将个人财富轻松地交给下一代。

“总体而言,高净值人群选择海外家族信托,主要基于以下考虑,包括避免家族财富缩水,为子女未来的生活储备资金;应对子女未来的婚姻风险及对财产造成的威胁等。”招行私人银行部总经理王菁此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然而,尽管海外家族信托在欧美富豪财富传承领域相当流行,但它在中国落地生根,依然面临不少水土不服。

一位海外家族信托服务提供商直言,不少国内富豪对海外家族信托主要有三大顾虑,一是自己大部分资产在境内,为何不能在境内设立家族信托规划财富传承,而得绕道境外;二是负责管理家族信托资产的境外专业机构是否值得信赖;三是自己能否干涉家族信托的投资决策,确保财产安全。

宜信财富创始人则认为,某些富豪对海外家族信托还存在一定的认知误区,包括将它简单地看成避税工具,以为避税才是财富传承过程确保资产保值的唯一方式等。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前述因素导致境外家族信托在中国步履蹒跚。

“说到底,要让国内富豪接受海外家族信托作为财富传承工具,一方面客户与机构之间需要形成互信,另一方面机构需要花大力气扭转富豪对家族信托的错误认知。”北京东易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许桂林指出。但这涉及大量的投资者的专业认知培训。但与此相悖的是,部分金融机构未必愿意承受相对漫长的市场培育进程。

富豪们的财富传承“焦虑”

“为何一定要设立境外家族信托规划财富传承?”

在这场海外家族信托路演沙龙开始伊始,这个问题便被多个富豪提及。在他们看来,自己大部分财富都在境内,设立境内家族信托进行财富规划更加合适,为何舍近求远。

“主要是境内配套的政策环境还不够完善。”上述海外家族信托服务提供商分析说。首先,境内家族信托按照政策规定需要登记,个人财富需公开,难以兼顾家族信托对个人财富私密性的保护。

其次,境内法律尚未允许企业股权、纳入家族信托资产范畴,在资产配置操作层面遇到不小的挑战。

最后,国内有些金融机构对个人财富来源合规性的审查,还没达到境外同类机构的严格监管程度。一旦境内家族信托所受托的个人财产存在非法所得,相关部门要追索财产,相关家族信托条款未必能起到风险隔离作用。

前述服务商承认,这番解释,未必能彻底打消国内富豪的顾虑。

沙龙休息间隙,不少富豪私下表示,负责海外家族信托资产管理的第三方机构是否值得信赖,同样是一个问题。

在唐宁看来,这种顾虑符合中国国情。按照海外家族信托的架构安排,国内富豪在设立海外家族信托同时,等于将个人海外资产委托给第三方机构投资管理,名义上这笔海外资产不再归属富豪名下,改由第三方机构受托管理,只是财富本金收益将按照富豪的意愿,转交给指定的受益人。这种架构难免引发一些富豪的担心,万一第三方机构投资管理不善导致个人财富大幅缩水,自己该如何维权。

个别富豪私下提出,自己能否在家族信托设立一票否决权,对某些自己担心的投资项目进行否决。

“这个问题的确难以回答,因为境外三方机构有着自己的投资管理准则,他们未必能认可客户的这些个性化要求。”唐宁表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目前不少境外家族信托服务商主要采取三项工作说服境内富豪,一是通过展示自己服务欧美富豪家族信托的案例;二是说服他们先将一部分海外资产试水;三是在家族信托架构设计方面进行变通。

设立门槛与回报率认知之困

在这场沙龙里,多位富豪对海外家族信托提出两大期望值,一是通过家族信托的避税功能最大限度实现财富保值,甚至个别富豪引入业绩分成模式,即避税额越高,他愿意支付更多服务费;二是希望借助家族信托的全球资产配置网络,能投向更多高收益优质资产,令年化投资回报超过10%。

“事实上,不少欧美家族办公室设定的年化回报率可能只有4%-6%,因为家族信托的首要职责,是确保家族财富先实现保值,再考虑增值问题。”瑞士隆奥私人银行管理合伙人Hubert Keller此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他坦言,其实家族信托资产配置模式与外界想象的有很大不同。国内不少机构认为家族信托之所以能实现财富保值增值,主要是投资大量高回报的固定收益产品,但事实上欧美家族办公室在债券类投资占比仅有15%,甚至低于股票投资占比(25%),以及PE、房地产信托、对冲基金等另类投资(48%)。

不过,这些资产配置数据能否说服中国境内富豪,依然是未知数。

毕竟,设立海外家族信托的开支并不低,通常分成两部分,一是海外家族信托设立费用2万美元,二是每年缴纳1万-2万美元管理费用。

若按一个200万美元的海外家族信托测算,每年管理费比例约在1%左右,这还不包括高昂的律师费等。不少国内富豪因此希望家族信托年化投资收益,能覆盖这部分开支同时还能收获理想的回报。

“但这容易引发道德风险。”Hubert Keller直言,个别家族信托服务在投资回报难以满足客户预期的情况下,会推荐一些收费低廉的海外家族信托架构进行收益补贴。但这类家族信托架构往往存在不少法律风险,比如安排一些不相关的人员担任家族信托董事与股东,刻意隐藏出资人财富信息等,容易引发监管部门问责。

安徽治癫痫病好的专科研究院
合肥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
合肥治疗癫痫研究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