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南京落马官员自杀前写七律诗曾被指受贿20

2019-10-20 10:49: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南京落马官员自杀前写七律诗 曾被指受贿2000元

原南京市六合区区委书记娄学全

核心提示:9月18日早晨,一辆120急救车从“奥体新城”紫薇园小区匆匆驶出,朝南驶向三条街以外的明基医院。抢救无效后,原南京市六合区区委书记娄学全被宣布死亡。几小时前他上吊自杀于家中。中纪委消息称,娄学全在带领六合区四套班子成员到南京化工园考察调研时,接受化工园管委会的宴请并收受慰问金。据媒体披露,慰问金金额为2000元。一则据说由娄在被免职后写下的一首七律诗,在上流传:今日鸿门剑指谁?殷勤劝醉暗藏雷。江湖未有真情酒,为主酩酊却饮悲。满眼新荫难庇佑,一船旧友且相陪。 桃源渡口人忽醒,由己之身弃秭归。

原标题:中央第十二巡视组结束本轮巡视 日前向江苏省反馈巡视情况

落马官员与河西新城

“10月29日,根据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部署,中央第十二巡视组向江苏省领导班子反馈了前一阶段的巡视情况,组长徐光春指出了工作组在江苏收集到的一些官场问题。

江苏省省委书记罗志军主持反馈会议时表示,巡视组提出的这些问题“一针见血、切中要害,很中肯、很深刻”,并强调“要严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坚决反对政治自由主义倾向”。

中央的第二轮巡视工作暂告段落,而江苏官场上新近被掀起的一阵反腐风潮似乎也归于平静。自中央第十二巡视组于7月底进驻江苏以来,共有3名厅级官员涉嫌违纪落马,另有一名正厅级干部被免职后自杀身亡。

北京青年报日前在采访中发现,在第二轮巡视中落马的多名江苏官员与南京市建邺区的河西新城多少都有些联系。围绕着新城体量巨大的开发建设,中央第十二巡视组所提出的“基层权力寻租空间大”、“‘能人腐败’问题突出”、“干部‘带病提拔’”等现象,在这些违纪官员身上也多有体现。”

青奥之后

“领导干部与老板之间保持关系圈子,进行封闭式权钱交易。”

——中央第十二巡视组对江苏省反馈

青奥会过后,南京建邺区重新归于宁静。“建邺”本是南京古称,民国时期曾被用作为南京市一个区的名字。如今的建邺区坐落在南京中心城区西南,它已是华东地区商贸中心、长三角北翼金融中心。区内的河西新城,更俨然是被三汊河、秦淮河、夹江环拥着的一颗明珠,未来规划中,它是南京市市政府的所在地,全市建设的“重中之重”。南京人流传着对新城市格局的表述——“古都南京看老城,现代化南京看河西。”

“河西新城”经过多年建设,已于今年行至“总体目标基本建成”的年份。作为南京集金融、商贸、会展、文体等多种功能的新城市中心,建邺区和河西新城刚刚于8月成功承办了第二届夏季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平稳度过了2014这个“核心节点”。

不过多名曾经主政南京的党政领导,却被“卡”在了这个时间节点之上,未能平安着陆。继原南京市市长季建业于去年落马后,今年6月以来,陆续有三位南京市的区委书记、一位原区委书记(后任连云港市委书记)因涉嫌违纪违法被调查。他们中有的是曾经直接指挥建邺区河西新城的建设,也有的则出于某种隐秘原因,死在了这座“新城”中。

10月29日,在中央第十二巡视组驻扎在江苏工作两个月后,组长徐光春在对江苏省领导班子反馈问题时指出了诸多问题。“腐败问题多层次、多领域、广覆盖,表现形式隐蔽化、智能化、多样化;基层权力寻租机会较多、空间较大,‘能人腐败’问题突出;领导干部与老板之间保持关系圈子,进行封闭式权钱交易;干部‘带病提拔’、‘带病上岗’问题依然存在,有些干部提拔几个月后即受到查处,部分违规提拔的干部未被查究。”徐光春表示。

与此相应的,近几月来江苏有一批官员落马。今年6月18日,中纪委监察公布:南京市六合区区委书记娄学全被免职;8月18日,溧水区区委书记姜明(副厅级)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9月13日,南京市市委常委、建邺区区委书记冯亚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9月17日,江苏省连云港市市委书记李强接受组织调查。

据资料,除姜明外,上述三名领导干部都曾和建邺区的河西新城有过交集。虽然没有任何来自纪检部门对他们违纪行为的确认,但据了解,中央第十二巡视组提出的种种问题,在几位落马书记身上都多有体现。

“河西(新城)是容易滋生腐败的温床。”南京市一位接近政府部门的人士说,“它比较特殊,很早就作为城市的副中心来规划建设。有一个说法:每年南京城建盘子七八百亿的资金,有一半在河西。处在这个地方,蛮‘难’的。很难保证‘不沾’。”该人士说。

落马建邺

“基层权力寻租机会较多、空间较大,‘能人腐败’问题突出。”

——中央第十二巡视组对江苏省反馈

8月8日,时任建邺区区委书记、河西新城区开发建设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的冯亚军还曾对媒体谈道:青奥会后建邺区还有“一揽子的民生计划”,如打造“五大中心”、江心洲一期安置房下半年交付使用等。但如今他已不再拥有推动这几个项目的权力了。在自己指挥的河西新城承办了青奥会的半个月后,他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而接受调查。

2005年年初冯亚军被推选为秦淮区区委副书记、区长,当时通过“公推公选”一同履行各区县行政一把手的官员中,已有三位因违纪违法或被双规或被判刑。2014年9月,冯亚军加入了这个行列。据媒体报道,冯亚军操盘过河西新城的诸多项目,工作能力突出。被称为“高学历、高能力、高情商”的“三高官员”。

然而“能人”最终走向了腐败。知情人士分享了来自南京官场内部的一个传言:有个从北京派到江苏十几年的干部被调查出了问题,后供出很多官员,其中就有冯亚军。这是最近的说法。据说这名干部介绍了一个地产开发商给冯亚军,结果冯违反了政策,没经过正当途径就把一块地批给了开发商。

一位南京市党报系统媒体人说:“河西的权力和权重比较庞大,都是由建邺区的领导兼任河西开发建设部的指挥长,日常工作的拍板都是由建邺区的领导来拍。基层权力寻租的空间相当大。”

他另外表示了对冯的惋惜:“像冯亚军这样的人,年轻又有政治抱负,这么多年从履历来看没有贪的迹象,从下属对他的反应来看也一样。不像他的前任汪扬,人人皆知他一贯贪腐,都说他‘早晚必出事’。”

新城沉疴

“干部‘带病提拔’、‘带病上岗’问题依然存在。”

——中央第十二巡视组对江苏省反馈

冯亚军的前任汪扬的确“出事”了。

在2013年冯亚军担任河西新城开发建设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之前,这个职位由原南京市市政府副秘书长汪扬占据5年。汪扬同样从建邺区起步,先后任市政管理所调度、建设局局长、常务副区长,后来赶上大力推进河西开发战略的时期。值得注意的是,公开资料显示他同时担任河西新城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河西新城区国有资产经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被认为是“政商合一”的代表。

2014年年初受审时,公诉人指控汪扬利用职务便利,在滨江公园、青奥城等地块土方工程项目中为他人获得合同,并从中牟利,先后17次收受150万元。汪扬对指控供认不讳。

这个数字似乎还不算大。在汪扬治下,曾任河西新城区开发建设指挥部财务处副处长兼审计办主任的陈增明,曾在2004年到2012年的8年时间里受贿416万元;2009年,曾有人举报河西新城大型地下停车场的监理项目招标存在黑幕,称整个5个亿的项目招标未做公示,中标结果被偷梁换柱、暗藏贪腐。

结果在2012年,汪扬顺利脱去了“指挥长”、“董事长”的职务,被正式任命为市政府副秘书长(正局级);而在2013年4月,汪即被组织调查。这个过程,完全贴合着中央第十二巡视组对于“干部‘带病提拔’、‘带病上岗’,提拔后很快即受到查处”的官场问题反馈。

前任的贪腐沉疴,也让外界将疑虑对准了最近落马的冯亚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建邺区“经济口”的一位主任曾表示:“这种岗位待久了,权力过大,实际上对干部是一种伤害。”

而另一位新近落马的江苏省官员、原连云港市市委书记李强,则曾是“这个岗位”上的第一任指挥官。

李强是河西新城初始规划建设时的第一任常务指挥长,是让河西新城“从蓝图走到地面”的关键人物,包括如今的奥体中心、路建设在内的几大工程都是从李强手里启动的。在主政盐城和连云港市之前,李强在这个位置上待了约两年半的时间,目前也没有证据表明李强的落马源于2003年至2005年的这段经历。

熟悉江苏省官场的人士告诉北青报:“问题是不是出在河西不好说,因为10年前的事情把一个人带出来,官场上也很罕见。南京官场上倾向于认为他是在盐城或连云港时犯的事。一位曾和李强有过交往的人士透露说,李强在河西新城的时候比较强势,当区长的时候管区委书记的事,当书记的时候又管区长的事。“李强是说一不二的人,拍板以后就定下来了。所以和他后面两任指挥长的问题都指向了一个方向,那就是权力过大。”该人士说。

死于河西

“‘四风’有所遏制,一部分干部边整边犯、顶风违纪问题依然比较突出。”

——中央第十二巡视组对江苏省反馈

9月18日早晨,一辆120急救车从“奥体新城”紫薇园小区匆匆驶出,朝南驶向三条街以外的明基医院。抢救无效后,原南京市六合区区委书记娄学全被宣布死亡。几小时前他上吊自杀于家中。

这是新近落马的南京市官员中,以最意料之外的方式和建邺区扯上关系的一位。

位于奥体中心体育场北侧,由海棠园、丹枫园、木樨园、紫薇园等组成的“奥体新城”是河西新区的高档住宅小区,配套有体育中心、商业步行街、幼儿园、中小学、医院和银行等设施。其中紫薇园于2014年1月刚刚开盘,价格约为每平方米28000元,在该地区属于较高的价格。据悉,娄学全位于紫薇园9幢的房子约有140平方米,平日和妻子以及一位保姆常住于此,上下班穿行往来位于该地和南京城北的六合区之间。当地人士将奥体新城称为“问题楼盘”、“不是一般的地方”,因为“许多官员都在这里买的房”。

比这些更引人关注的,是娄学全的违纪行为和自杀原因。

6月18日,中纪委站称娄学全被“免职”,并“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有别于另外几位的“因涉嫌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组织调查”。据媒体报道,被免职后的娄学全一直赋闲在家,还曾百般通过关系找领导说清,但未果。中纪委消息称,娄学全在带领六合区四套班子成员到南京化工园考察调研时,接受化工园管委会的宴请并收受慰问金。据媒体披露,慰问金金额为2000元。中纪委监察通报中说“娄学全作为党风廉政建设第一人,不仅没有认真履行主体,反而顶风违纪”。

对于为何受到免职、警告处分3个月后会选择自杀,一位接近江苏省省委组织部门的人士向北青报提出了“上党课受刺激说”。“娄自杀的前一天,南京市市委党校照常开课,本已被免职的娄还跑去听。结果讲课的南京大学教授不知道娄在场,就拿他当作反面教材来讲反腐的事情。结果娄当时就受了刺激。这多少(对他的自杀)是个诱因。”另据报道,娄学全自杀前一天晚上在里显得“情绪低落”。

北青报获悉,当日给娄学全上党课的是南京大学教授杨德才。杨在接受采访时确认娄学全前来听党课,但否认了上述“受刺激”推测。“他来听我的党课是他出事前两天的事,9月16日。而且我是个经济学教授,我根本没讲什么反腐。我虽然早就认识娄学全,但是上课当天我并没有和他做过什么交流。后来听说他出事了我也很意外。”杨德才说。

一则据说由娄在被免职后写下的一首七律诗,在上流传:今日鸿门剑指谁?殷勤劝醉暗藏雷。江湖未有真情酒,为主酩酊却饮悲。满眼新荫难庇佑,一船旧友且相陪。 桃源渡口人忽醒,由己之身弃秭归。

“受贿2000元”的情节被爆出后,反而成了当地坊间一个令人存疑的对象。虽然娄学全的履历中也和“工程”及“建设”这些关键词多有交集(2011年12月前曾先后任南京长江第二大桥管理局局长、南京长江第三大桥建设指挥部副指挥长、南京市交通运输局局长、南京重大路桥建设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但官场上并未有关于娄学全利用工程牟利的传闻。相反,为他惋惜的声音倒是不少。

9月22日,娄学全的追悼会召开,灵堂之上的诸多花圈,有一个是来自南京市市委组织部的。花圈挽联上写道:“中共南京市市委组织部敬挽,娄学全同志安息。”

昔日与娄学全共同在香港科技大学读EMBA的同学郭志华(化名),称娄学全为“全哥”。他回忆起了许多关于娄学全的往事:“他说自己刚开始工作时从中专起步,家无背景,只能拼命工作,所以年轻时因工作透支过度,肝部动过大手术,与死神牵过手,在亲人努力下总算挺了过来。他说自己从此看透生死,对金钱、升迁失去了兴趣。他还告诉我说,在生活上要知止。”

“全哥是一个很有孝心的人,曾很认真地跟我们讲他怎么带老人去看病的事。能够让他抛下老人,抛下女儿、太太,这是怎样的绝望啊。”郭志华说。

纪检部门未就娄学全的违纪行为做进一步的认定。

风雨压城

“腐败问题多层次、多领域、广覆盖。”

——中央第十二巡视组对江苏省反馈

三位区委书记——娄学全、姜明和冯亚军,他们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相继落马;而回溯三年前,他们被提拔为区委书记时,也几乎算是“一批”。2011年6月,冯亚军担任建邺区区委书记,半年以后,姜明和娄学全分别在溧水区和下关区走马上任成为党委一把手。

9月17日晚,在中纪委宣布对前连云港市市委书记李强进行调查之前不到一小时,南京市市委书记杨卫泽在南京主办的南报上发表署名文章,题目是“当官不易是当干部的应有之义”,文中分享了他在井冈山干部学院学习的心得,如“为官不易,当好官更不易”、“为一时好官容易,做一世好官不易”、“为官政声,最终由人民来评判”等。

据资料,今年1月至9月,江苏检察机关共查办贪污贿赂犯罪案件1134件、涉及1299人;查办县处级以上要案105人,其中厅级干部12人。官场腐败问题可谓“多层次、广覆盖”。

这段时间以来,熟悉南京市官场的人都感到“风声紧”。甚至连某家医院的纪委人员都每日忙碌,工作内容对家人都闭口不谈。一直以来“青奥会后动手”的传言,似乎仍然言之未尽。“没有人能吃透。都感觉风雨欲来,但是风从何来、雨在何处?大家都不知道。”南京市一位党报系统媒体人说。

自然生态
签约指南
中医美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