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冯玉祥家长制治军吉鸿昌跪地接电话自称儿子

2019-08-21 17:41: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冯玉祥家长制治军:吉鸿昌跪地接自称儿子

民国爱国将领冯玉祥,长期担任民国政府的要职,为官清廉,出污泥而不染,始终保持平民本色,加之他与众不同的性格和言谈举止,被当时许多官场中人视为“怪物”。

冯玉祥平日吃饭每顿仅一菜一汤。如有来客,只给客人多加一个菜,自己仍吃一菜一汤,而且从不备烟酒。平日上班,也不坐车、轿,经常步行去公署。有一年,他给父母迁坟时,没有惊动乡亲,自己买了一块地,让其兄在前打幡引路,自己和老家几个邻居一起抬棺,就将人们心目中千万不能马虎的迁茔之事简简单单地办完了。

有一次,冯玉祥在军营向副官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军礼。副官非常惶恐。冯玉祥却一本正经地解释说:“按照军级,我是不能向你行礼的。我是向你的袜子行礼啊!你穿的这双袜子要值好几块银圆呢,让我不能不肃然起敬!”副官听后,羞得满面通红。在场的人都吓得大气不敢出。以后,军营中的军官们再也不敢买奢侈的生活用品了。

冯玉祥任西北军司令驻军常德时曾颁布了一项戒烟令。一天,部队早操完毕,冯玉祥大步登上检阅台,高声宣布道:“从今天起,整个部队要实行戒烟。今后,一旦发现吸烟者,我就叫他吃烟头。”数日后,冯玉祥偶尔发现一个士兵躲在角落里偷着吸烟。他立即把这个士兵训斥了一顿,并命令他当众将烟头吃掉。这个士兵极不情愿,嘴里不停地嘟囔着。

“你嘟囔什么?快说清楚!”冯玉样厉声喝问。

“司令,部下不敢说。”这个士兵看了看冯玉祥

,面露难色。

“说!在我的部队,还没有不敢说话的。说完你就执行命令。”冯玉祥又大声喊道。

“司令,那天,我看见你接待客人时,吸了好几口烟呢!”这个士兵吞吞吐吐地说。

经这个士兵这么一“揭”。冯玉祥想起几天前自己和友邻部队长官会面时,真的吸过烟。于是,他猛地摘下军帽摔在一边,坦率地对这个士兵说:“我冯玉祥上梁不正下梁歪,我确实吸烟了。”说着从士兵手中一把抢过烟头,塞进了自己嘴里。待他身旁的卫士反应过来阻拦时,为时已晚,冯玉祥已将烟头咽下了肚。吸烟的士兵一看,吓得目瞪口呆,“扑通”一下跪在地上,浑身战抖,说:“司令,我知错了!我今后一定戒烟。”冯玉祥转身对卫士说:“今后待客,我也不吸烟了。请你们把我屋里的待客烟卷全部搬出来烧了。”一箱烟卷被卫士当众烧掉了。冯玉祥以身作则,为士兵戒烟做出了榜样。从此以后,冯玉祥的部队中再也看不到吸烟的士兵了。

冯玉祥一生非常爱惜树木,他带兵,无论是行军、驻扎还是操练,都要求部下爱护树木。他曾在军中立下军令:“马啃一树,杖责二十,补栽十棵。”他驻兵北平时。率领官兵广植树木,被誉为“植树将军”。驻兵徐州时,当地的百姓和官绅要建房屋,把许多百年老树砍掉,尽管冯玉祥贴出了禁止砍树的告示,但仍然屡禁不止。一天,当地一个县长修造自己的府第,叫县政府一个建设科长负责施工,要砍县府门前街边一株古松树。当建筑工人拿起斧头正要砍伐时,恰巧有几个路人经过,其中一位穿着非常朴素的彪形大汉上前大喝一声:“住手!”县政府建设科科长乜斜了他一眼,撇着嘴说:“嗨,这树是县长要我们砍的,你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阻止?”

这个彪形大汉不卑不亢地说:“我是什么人不要紧。这是一颗上百年的大树,保护到现在确实不容易!就这样砍掉。是对子孙后代犯罪啊!我提个意见,请你拿去再请示一下县长,好吗?”说完,他从跟随他的卫士皮包里拿出笔来,写了一张字条,递给那个建设科长。建设科长看见他带着随从,想必是个有来头的人,便将字条拿给县长,只见上面写了一首诗:“要知此树栋梁材,无复清荫覆绿台,只恐月明秋夜冷,误它千岁鹤归来!”

县长看着字条,沉吟了一会说:“这可能是哪个穷酸秀才乡绅在自作多情吧!不要理他。明天我亲自到现场去,看谁还敢阻拦?”

翌日,县长来到施工现场,却看见那株大树干上贴了一张字条。上写了一首打油诗:“老冯驻徐州,大树绿油油。谁砍我的树,我砍谁的头!”他一看,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县长知道自己捅了马窝蜂,只好硬着头皮亲自到冯玉祥的驻地去请罪。冯玉祥责罚他带着建设科长及县府的工作人员,亲自到大街上敲锣打鼓搞巡查,反复宣讲贴在树上的“老冯驻徐州”打油诗。老百姓看了都深有感触:冯玉祥手握兵权,县长乱砍树都得被罚,我们平头百姓乱砍滥伐,肯定会罚得更惨!从此,在徐州再没人敢乱砍街边的树木了。

冯玉祥在军队中实行家长制的管理方式。他把手下的将官和士兵通称儿子,有错就罚跪。一次,他给当了师长的吉鸿昌打说:“儿子跪下。”吉鸿昌拿着就跪下了。冯玉祥又问:“儿子跪下没有?”吉鸿昌答:“报告总司令,跪下了。”韩复榘当了河南省主席,还是照样被罚跪,以至以后见到冯玉祥就心有余悸,战战兢兢。冯玉祥虽为人坦荡,但他家长制管理方式,处理事情从来不给部下留情面,让手下许多将领心怀不满,导致1930年的蒋冯阎中原大战中,蒋介石找准他的软肋,用“银弹加尊严”的方法,先将手握重兵又对冯严重不满的韩复榘拉下水,让其在阵前倒戈。之后,又策反了他的另一个部下石友三,在阎冯联军背后捅了一刀,从而导致中原大战失利,冯玉祥的国民军瓦解,冯玉祥从此失去了军权。

抗战时,冯玉祥来到重庆。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虽然手中没有实权,但他生性耿直,特别爱管闲事儿。一天,他大白天打着盏灯笼去见蒋介石。蒋不解其意,问他为何白天打灯笼。他竟说:“委员长,重庆的天太暗了,我老眼昏花,大白天看不见路啊!”当时就把蒋介石气了个半死,却对他无可奈何。有一次,老蒋过生日,在重庆的国民党重臣们纷纷大送寿礼。可冯玉祥却挑着两坛清水送到蒋介石官邸。他对蒋介石说:“委员长,君子之交淡如水啊!”老蒋心里虽不痛快,表面上还得笑脸相迎,敷衍着将其大加标扬一番。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严重尿失禁怎么办
安而康长效干爽纸尿裤
肠胀气怎么引起的
小孩脾虚的原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