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贵女反穿日常 第090章 “艳遇”

2019-09-13 20:43: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贵女反穿日常 第090章 “艳遇”

曲进财,曾经是齐家的奴婢。其父乃齐家世仆,自祖父起便在齐家当差。其母是清河县主的奶姐,陪同县主一起嫁入齐家,后来还曾经做过齐谨之的乳母。

二十岁的时候,承蒙家主齐大老爷的恩典,曲进财削去奴籍成为良民,先后在柏树胡同陕西巷等胡同开设了几家茶室酒肆。

因其头脑灵光经营有道,几家店铺的生意很是兴旺,短短几年的功夫,曲进财这个奴仆出身的毛头小子便赚取了大量的银钱,成为京城街面上数得上号的富商,人称曲大爷。

当然,这些都是官方的说法。

事实上,许多人都很清楚,曲进财不过是齐家放出来经商的奴才。表面上是风风光光的大商人,事实上却事事听命于主家。

每年生意所得的红利也全都是主家的,他不过就是个跑腿办事的管事,只是比普通管事体面些罢了。

这在情况在权贵官宦人家十分常见。

朝廷不许官员经商,也不许勋贵们与民夺利,然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些豪族世家的老爷们无法亲自出面,便挑一个信得过的奴仆放出去,顶个东家的名头,帮主家打理生意。

不信你瞧,曲进财父母兄弟总计十几口人,却唯独他一个人除了奴籍,阖家上下还在齐家当差。

他的父母现在是齐家极为有头脸的管事,弟弟亦是主母信得过的外院管事。

就连随后娶的媳妇也是主母清河县主身边得用的大丫鬟

……种种迹象表明,曲进财仍然听命于齐家,他的那些所谓铺面也归齐家所有。

同理可证,他的所作所为也与齐家脱不开关系。

现如今曲进财被人一纸状书告到了顺天府。其旧主齐家被问责也在情理之中。

“杨继业?他不是御史吗,怎么还管起刑事诉讼来了?”

齐谨之阴沉着脸坐在外书房里,听完管家的回禀,不禁皱起了眉头。

其实,他更想问的是,这件事为何会由杨继业捅出来。

要知道,杨继业出身英国公府。而英国公府和齐家同为四大国公府。彼此表面上没有太多的关系,但实际上四家却是休戚与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盟友。

“此事不能怪他。”

齐令先靠在椅背上,眼睛微微眯着,似是在沉思,又似是在小憩。低沉的声音幽幽的飘来,“有人盯上咱们四家了。所以杨继业刚从冀中办完差事回来,便被个告状的婢女拦了下来。随后又有好几个壮汉追着她喊打喊杀,杨继业明知道其中有鬼,也只能咬牙接下来。”

杨继业是御史。要的就是耿直廉明铁面无私。朝堂上监察百官,私下里遇到不法事也当挺身而出。

如果杨继业眼睁睁看着拦自己马车的可怜女子被人当街砍杀却袖手旁观,他这个御史也就别做了。若是再被其它御史攻讦,还有可能连累杨家。

最最要紧的是。如若杨继业真的那般选择,齐家照样脱不开关系。而且还有可能将事情闹得更大。

与其这样,还不如由杨继业亲自捅出来,至少他能将事态控制在一个相对安全的范围内。

齐谨之很快想明白了其中关节,点了下头,“是我气糊涂了,竟没有想到这些。没错,如果不是杨继业,今个儿咱们一回京,前来迎接的就不是家中的管事,而是顺天府的差役。”

齐令先没说话,只从鼻子里嗯了一声。

齐谨之转头问向管家,“曲大现在怎么样了?”

管家躬身回道:“曲大已经被顺天府收押,名下的几处茶室也被查封,如今顺天府尹正命人详细搜检几处茶室和曲大在外头置办的宅院。”

齐令先忽问了句:“顺天府可有正式审理此事?”曲大有没有过堂?有没有受刑?

管家明白自家老爷的意思,赶忙摇头:“还没有。顺天府尹只是命人取证,曲大也被好好的关押在大牢里。昨儿曲大的婆娘还去看过他,回来禀报说他一切都还好。”

齐令先勾了勾唇角,“顺天府尹果然是个聪明人。”知道这件事背地里另有隐情,所以没有按照常规程序办案,只是压着拖着。

齐谨之却皱起了眉头,“父亲,顺天府尹可以拖延,但咱们不能拖啊。前些日子咱们不在京里,那贱婢背后指使者不会发难,可如今……”齐家回来了,有了正主儿,对方若是不发力才怪。

更不用说齐谨之还是大理寺的官员,到时候找个御史参上一本,将齐谨之和顺天府尹一起拖下水,诬他们一个官官相护,怀疑整个司法机构渎职违法,大理寺顺天府为了证明清白,定会不留丝毫情面的审理此案。

而事件的重点也成功从曲进财转移到齐家身上。

齐令先沉思片刻,缓缓说道:“明儿让曲大家的上告吧。”

齐谨之有些迟疑,“咱自己把事情闹大?”

“对,左右齐家是清白的,不怕人查,咱们又何必畏畏缩缩的?”

齐令先睁开眼睛,沉声吩咐管家,“去把曲老实叫来,我有事吩咐他。”

管家答应一声便退了出去。

书房里只有父子两个,他们都没有说话,好半晌,齐谨之才庆幸的喟叹一声:“幸好咱们事先有准备,否则这次的坎儿还真不好过。”

齐令先瞥了眼儿子,没好气的说:“你知道就好。顾氏是个难得的好媳妇儿,明事理懂规矩,最要紧的是脑子清楚,能帮得上你……这样好的贤妻,你当珍惜”

堂堂大丈夫,当胸襟宽广,如今却跟个女人置气,真真丢脸

齐谨之被父亲训得低下了头,掩住了眼底的情绪,只听得他闷闷的声音:“儿子知错了,待顾氏从顾家回来,儿子定会跟她好生陪个不是。”

齐令先满意了,继续与儿子商量对策。

书房里的父子两个都不知道,他们讨论的顾伽罗,此时正遭遇着一场突如其来的艳遇。

“对不住,真是对不住,在下的马受了惊,竟冲撞了贵人的马车,在下真是该死……”

一个玉郎般俊美的年轻人,死命的拉着一匹扑腾的马,白玉似的面容羞红一片,没口子的跟赶车的车夫道歉。

顾伽罗挑起车窗帘子,随意的扫了一眼。

但不知是巧合还是蓄意,她看过来时,那年轻人也将目光投向这边,与顾伽罗的视线碰撞在一起……未完待续

ps:ps:昨天某萨有事出去了一趟,回来的太晚了,木有三更,真是抱歉。今个儿咱们继续哈,还请亲们多多支持哦

...

小儿积食什么原因
小孩发高烧怎么办
小孩鼻子流鼻血怎么办
心肌梗塞早期怎么治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