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钢铁蒸汽与火焰 第一三一章 蛛网(中)

2019-10-12 22:51: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钢铁蒸汽与火焰 第一三一章 蛛(中)

相互咬合的齿轮滚滚向前,蒸汽软管鼓胀起来如同水里被浸泡得发白的尸体。以红铜为主要材料制造出来的繁多零件,经过精细打磨,热处理消除内应力,电器镀层、、、诸多严格的工序,最终在数以万计的设计专家与程式员的手里,变成了巨大空间中心处,那一台体积无比巨大的超级分析机。每一根轴件上面都套着大小不一,代表着不同进位数字的齿轮。日以继夜的旋转,无时无刻不存在的摩擦,将数不尽的繁琐信息全部变化成了齿轮之间的咬合与运转搭配。

超级分析机“梅瑞迪斯”本体边上是几片被特意划分出来的宽敞空间,如同蜂窝的架构置于她的本体身边,层层叠叠紧挨着。梅瑞迪斯是当中最为重要的女皇,围绕她的六边形建筑里面,就是位置辛勤劳动却不知疲劳的各种工蜂,那是一群群将生命奉献给了齿轮的工作者们。

穿着紧身的正装,头发被一根发带束起盘在脑后,脚上踩着后跟并不高的高跟鞋子,脸很好看,特别是那一双眼睛,总有一种能将人的的视线全部吸引进去的力量。身材放在二十岁左右的女性里面,绝对是能排在第一的那种。手上戴着洁白的绒手套,和她纤细的手指配合得非常完美,应该是专为她特别定做的。十只手指间

,拿着一份文件,非常薄,只有一张纸的份量,但是纸张的背面却有梅瑞迪斯家族徽章的印记在上面。这是一份很重要的文件,否则也不会让分析所里的指定秘书之一娜塔莉来特别跑一趟了。

当然,这只是其中的原因之一。还有一个原因,却是因为文件上那一串冗长的数字。若是没有在分析所里呆过,或者没有经过专业化的训练,在普通人的眼里,他就只会是一串代表着编号的数字罢了。

可是在娜塔莉的眼里,这一串数字里却有着太多的信息。因为每一个数字都是有着与之对应的意义的。将编号数字里的东西完全提炼出来,是一个人的名字——卡拉·梅瑞迪斯。

娜塔莉的脚步很快,身体本能与大脑协调地控制着两条腿上的力量,高跟鞋踩在桦木地板上,声音也被完美无缺地压在了可以忍受的范围里,并且很好的将本来作为噪音的“嘎哒”声音,变成了周围齿轮细锐低吟的节奏鼓点。

但好像是来错了地方,即便拥有一副极好的身材与绝对吸引人的脸蛋,穿梭在六边形房间周围的走廊里面,也没有任何人多看了娜塔莉一眼。这里的人都是工作狂人,感兴趣的东西已经只有眼前的各种图纸与程式了,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娜塔莉没有在意,依旧保持着均匀的步伐越来越靠近超级分析机“梅瑞迪斯”的本体。空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木头味道,走廊上面是整整齐齐排列出来的六边形天花板,灯具的光芒有超级分析机里的程式控制着,柔和得如同春日的细雨浸润人的脸颊一样。墙壁是微弱的蓝色,有一点清晨太阳刚出来时天空的样子,看得久了,也不会让眼睛感到疲劳难受的色彩。

前面就是里超级分析机最近的一个房间。玻璃门开着,可以看见里面整齐规律摆放的各种与分析机相关的机械,以及里面不多的十二三个人,既有白头发的老头,也有看上去与娜塔莉年龄差不多的年轻人。

敲了一下门,娜塔莉在得到允许后踏了进去,交付手上重要的文件。

“管理部那边想要在最短时间里得到具体位置,他们希望你们能尽快完成。”娜塔莉的声音也很好听,至少是能让人听过一遍后就能在脑袋里刻下深刻记忆的那一种。

“我们尽量做到在短时间里完成。”接收文件的人是玻璃门边上的一个正在走向衰老的半百老头子,他带着一副简单的铜框眼镜,仔细看了一眼手上简洁的文件说,“谢谢你们那边还特意跑过来一趟,其实你们完全可以通过无线电说明的。在梅瑞迪斯小姐的本体这里,还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剽窃我们的无线电信号,包括传声筒里的声音震动频率也是不行的。”

老头挠了挠自己的同样快白完的眉角,扬了一下手中薄薄的文件,“你知道即使这事情是由梅瑞迪斯小姐在处理,但是最近因为奇拉安第家族的影响,家族生物部门那边又调用了更大的占用比例,想要在这种情况下来开启系统,若这上面所说的卡拉小姐足够狡猾,或者知道一点分析所里的事情,位置的获取可能会远超过预计的时间。”

“但是我们尽力完成。”老头笑笑,“无论有没有找到,两天后都会给那边一个答复。”

娜塔莉点点头,转过身子正要离开的时候,突然又停了下来。

“如果有了消息,请同时发给我们这边,管理部那边还请不用担心。”娜塔莉以笑容看着已经站起来了的那个老头说,“罗伊特少爷那里,好像有些事情需要处理。”

老头明显愣了一下,几乎一生都是在分析所里工作,这里绝对是与家族权力核心离得最远的地方。想了想,虽然他不知道罗伊特是谁,心里权衡一番,老头还是点了点头。

“可以。”

得到满意的答案,娜塔莉转身离开。回到自己的小办公室里,她接通无线电,拿上听筒靠近耳边。几秒钟后,那一边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是娜塔莉口中的罗伊特少爷。

“事情办完了?”

“不,还没有,才是第一步刚开始走的阶段,但是时间不会太久,还请罗伊特少爷做好准备。”娜塔莉说。

“早就准备好了,只等你们分析所那里传来消息就行了。”听筒那边说。“这可是最后一次机会,娜塔莉,不要让我失望。管理者、人员、相应武装都已经运到了制定的地方,接下来就只看你的能力了。”

“还请放心,罗伊特少爷。”

随即放下听筒,娜塔莉收起笑容,重新开始了工作。

“卡拉姐,几年时间不见了,不知道你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呢?”娜塔莉敲着笔头在脑海里细细描绘卡拉的模样,但是怎么想,关于卡拉的记忆只有一挺狙击枪,以及一把染血的手术刀。那是她深藏在心底的恐惧,以及仇恨的源头,即使她是卡拉的妹妹。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具体地址
汕头天佑医院治疗费用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通讯地址
汕头天佑医院有医保吗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公交地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