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婚礼。

2019-09-13 02:26: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他们是最晚赶到的,路上因为塞车,鹿童一直在电话那头安慰说不急,等你们来才开始。是最普遍的酒店婚宴,老式而别致的露天酒店,蓝天,白云,鲜花,亲友,簇拥新人。鹿童是新郎,一身西装革履,满面春光,脸上那忿忿不平的孩子气被小心的收起来。新娘是个典型的上海女人,飘飘长发让人销魂,多娇,高傲,穿着领口处镶嵌珍珠的蕾丝婚纱,盘头,浓妆,加上那不露齿的笑,他们看上去那么安宁平静。果子和小禾上去跟鹿童拥抱祝贺,他们是好朋友,包括华年和言青。华年站在言青旁边,牵着她的手下意识的抓得更紧。
鹿童突然侧过身来问:“你们俩什么时候结婚啊?”那张脸,那双眼,分明还是他,今天已成了别人的新郎。
“快了。”言青说。


那是一个花瓣雨飘落的午后,冷气开得很大的麦当劳里,言青面前的鹿童坐得笔挺,其实看上去像只没有安全感的猫,或者说像个佝偻的老人。而此时的言青觉得自己像中了白金森似的乱抖。对面婚纱店里,一个女人披着新婚纱妩媚地撩了撩头发,门口那只绿色邮箱上,有人刻意用鲜红色的彩笔写了句“心是孤独的猎手”。天桥下,留着长头发扯着沙哑声音唱摇滚歌曲的男孩,不是他们没钱吃饭,而是他们喜欢。这些岁岁年年的家常事,随着时间流逝,没有回程。
“只要你让我留下来,我就不走。”鹿童先开口。
“请你留下来。”在言青心里一遍遍呐喊,可惜鹿童听不到。她起身,一小步一小步的挪出麦当劳,身后鹿童的一声叹息在空气里肆无忌惮的扩散,蔓延:“对不起,鹿童,为了你的前途我必须放你走。”
或许结局早就抵达,我们还浑然不知。
另一个拐角,言青扯过华年的白衬衫,撕心裂肺地叫喊着:“叫他留下来,叫他别走啊!”他一动不动,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为她喜欢的人发疯。她的哭声越来越大声,像某种动物发出的惨叫声。
好像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她这样爱过他。


回过神的言青已经进入一片色彩地带,彩桶、气球、礼宾炮、鲜花瓣、香槟、蛋糕、交杯酒以及晃伤人眼的戒指。接下来的整场宴会,她一直在躲避,躲避别人递过来的酒杯,躲避摄像头的记录,躲避每一个话题,每一张脸。
上最后一道菜时,大部分人都醉得撑不开眼,言青惊讶的发现,最后一道菜是自己最喜欢的海带汤,正好也可以为大家醒醒酒,于是起身帮大家盛汤。
当准备拿起鹿童的碗时,新娘突然一手夺过碗,“你不知道鹿童是过敏性体质吗?给他喝海带汤想害死他吗?”
“我……”
“朋友们,拿起你们的杯子,最后,祝我们的新人白头偕老,恩恩爱爱。”司仪的旁白打断了她的尴尬,大家频频举杯敬酒。


鹿童和言青相遇时是寒冬,黑色外套空荡荡的裹在身上,洗得发白的牛仔裤,穿着一双很脏的球鞋,短发,皮肤干燥,有起皮的碎屑,没有任何的化妆,这就是言青。鹿童阳光,随和,喜欢扬着孩子气唱那首《爱情是种美丽的遇见》。
那时候鹿童已经工作,言青大一,他们在一起。那时候,她什么都不会,只会为他做一道海带汤。他就这样喝了三年,像喝了三年毒。直到有一天,他父母帮他找了一份离开她的工作。
三年,生命在两个人遇见之后被拉得好长,好长,像一条扯不断的线。却又在这场婚礼上缩回了原点。我想,是不是所有的“你叫什么名字”都演绎成再见一样是的转身,背对背行走。
爱情是一种美丽的遇见,缘定三生共婵娟。


宴会结束后,鹿童把他们送到酒店门口,折腾了一天,他看上去上一只温顺的猫,他还是努力站直在言青面前,深深地鞠躬,仿佛要将自己折成两截,抬头时已经红了眼。
“滚你大爷的,少给我煽情,以后给我好好生活。”言青说完,一转身,头也不回的走掉。回忆,像零碎的玻璃,每块尖锐的碎片在脑海里散落着,仿佛一用力就会刺伤,蔓延全身,痛不欲生。
这场婚礼,像是一场葬礼,埋葬的,是爱情,是信仰,还是仅剩的那一点点温存。

共 155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爱情是一种美丽的遇见,也是一种残酷的相见,就像小说中鹿童和言青在婚礼上无奈而痛苦的面对。有缘,缘定三生,共婵娟;无缘,转过身,背对背行走。一场婚礼,也像是一场葬礼,埋葬的,是爱情、信仰、仅剩的一点点温存。小说文笔优美,有着一种诗歌般的浪漫与忧伤。【编辑:上官竹】
1 楼 文友: 2011-04-28 19: 4:06 “你的婚礼,我不是新娘。”简单的一句话,却蕴含着痛彻心扉的悲伤与无奈。缘分就是这么悲催,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爱的人与别人牵手,就算流着眼泪,也要强颜微笑。 联系QQ:1071086492小便发黄喝什么好
小儿流鼻血怎么回事
护理垫都适合哪些人使用
幼儿大便干
分享到: